<wbr id="0fee1"></wbr>
<sub id="0fee1"><listing id="0fee1"><meter id="0fee1"></meter></listing></sub><sub id="0fee1"></sub>

    <form id="0fee1"></form>
  1. <var id="0fee1"></var>
  2. <center id="0fee1"><listing id="0fee1"><small id="0fee1"></small></listing></center>
      <sub id="0fee1"></sub>

      1. <form id="0fee1"></form>

        中國藏族網通

        【生態觀察】“凌”家雪豹何以“出圈”

        來源 : 青海日報    作者 : 宋明慧 葉文娟    發布時間 : 2024-04-09
        字體 :


        QQ圖片20240408062300

             中國藏族網通訊  在網上輸入“雪豹救護”關鍵詞,海量信息中定會跳出和“圓掌”有關的各類內容。圍繞棲息在青藏高原的雪豹、荒漠貓、兔猻、猞猁等珍稀物種,在網絡上開展科普科教工作,這位“圓掌”正是此前擔任西寧野生動物園副園長的齊新章,也是一名科學科普熱門博主,借助網絡讓越來越多的人了解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珍稀物種以及關于它們的故事,成了吸粉無數的“網紅園長”。

             西寧野生動物園是目前青海省唯一的大型野生動物園,這里還是青海野生動物救護繁育中心,承擔著野生動物救護和繁育工作。圍繞此次“雪豹救護”采訪主題,齊新章以救護過的雪豹“凌霜”“凌雪”“凌寒”“凌蟄”“凌夏”還有“凌不服”串起了故事線。

              這些被救護的雪豹為何都姓“凌”?齊新章給出了答案:“凌本意是冰雪,和雪豹比較貼近,另外‘凌’又有跨過、越過的意思,希望被救護的雪豹都能越過生命中的這道坎?!?/p>

               借助網絡,“凌”家雪豹一次次出圈成為“網紅”,讓越來越多的公眾了解、關注雪豹物種的保護。

        QQ圖片20240408062307

        從救護雪豹的“交集”說起

              青海是我國乃至全球雪豹分布最集中、種群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也是雪豹保護優先地區。

              齊新章和雪豹的交集還要從2017年說起,“凌霜”是他主持救護的第一只雪豹。2017年10月,一只后肢癱瘓的雌性雪豹,在玉樹州被救護12天后,被轉運到西寧野生動物園開展救護治療。

              體檢化驗、治療護理,“凌霜”的后肢慢慢恢復知覺,又整整花費了12天時間,“凌霜”重新恢復了行走。齊新章回憶著救護“凌霜”的點點滴滴,能夠行走后就要測試“凌霜”是否具備野外生存能力,符合放歸條件。在前后兩次的“考試”中, “凌霜”都以失敗告終,第一次雖然花費很大功夫捕獵到了綿羊羊羔,但沒有能力剝開羊皮食用,第二次選擇一只稍大一點的羊羔時,“凌霜”只是周旋卻不能成功捕獵,不具備野外生存能力,就這樣它被養在了動物園里。

             采訪時,距離當年救護“凌霜”已經過去很多個年頭了,但在齊新章的腦海中,對“凌霜”的救護過程歷歷如昨、記憶猶新,他還講述了“凌霜”和隔壁一只雄性雪豹“大虎”的愛情故事。就像齊新章所言,雪豹作為高山之王,很少到人類活動區域活動,所以雪豹救護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但一般能被救護的雪豹至少屬于老弱病殘其中之一,從事雪豹救護這樣一份工作,沒有壓力那是不可能的。

              話到此時,齊新章又回憶起當初。他說救護“凌霜”的過程中其實頂著非常大的壓力,因為“凌霜”被送過來時身體狀況不是很好,隨時都可能面臨生命危險,而且當時救護條件也比較差,加之沒有太多救護經驗,所以一切對他們而言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他們決定救護的當天晚上就把信息發布到網上,并建立了“雪豹救護”話題,以后每天都會更新救護狀態、治療方案等,希望借助網絡收集到一些有用的意見建議,這樣也有利于“凌霜”的救護和治療。

              雪豹被稱為雪山之王,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也是高山生態系統健康與否的“氣壓計”,對維持生態系統穩定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多年來,從國家到地方,開展了一系列科學保護活動,使雪豹棲息地的原真性和完整性得以恢復,種群數量逐漸增加。到目前,全省雪豹數量恢復至1200只,且在全省各市州均有分布。

        QQ圖片20240408062317

        在關心和行動中守護希望

                致力于雪豹救護工作多年如一日的堅持,齊新章與雪豹救護工作正是這樣不斷交互。正如西寧野生動物園第一塊科普牌上寫的一樣——唯有了解才會關心,唯有關心才會行動、唯有行動才有希望。在他看來,這也是保護野生動物的邏輯。

        “救護好了但沒能放歸野外的還能接受,但還有一些是很不容易接受的,就像雪豹‘凌寒’,我們想了所有能想的,也做了所有能做的,全力以赴對它進行救護,但最終沒能活下來?!?/p>

            “凌寒”是一只老年雄性雪豹,被送來時雙目失明,其右眼患有嚴重的白內障,左眼是眼角膜穿孔虹膜穿出。養了10個月后,齊新章與團隊商議,決定為它開展手術治療。

              就像齊新章所言,雪豹是在野外生存了一輩子的王者,一方面要盡全力幫助其重見光明,另一方面想開創為雪豹做眼科手術的先例,對后期的救護積累經驗。

             用超聲乳化儀吸除術成功治療患有白內障的野生雪豹,雪豹“凌寒”成功接受右眼白內障手術,并更換了人工晶狀體。手術當天,盡管因病情復雜,原本計劃1小時的手術足足用了5個小時,但在國內乃至世界均屬首例。

              可是,到了術后第25天,不幸還是發生了,“凌寒”突然倒地抽搐,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說到這里時,齊新章的語氣突然低沉了下來,其實可以感受到他全力以赴后的不甘心。他說:“這是特別特別不甘的一次,付出了那么多努力,眼科手術很成功,術后護理也很順利,但因為陳舊性腦梗而死亡,還是留下了遺憾?!?/p>

              一邊是努力后的不甘,一邊還要面對網上的質疑聲。當時,這種來自社會的輿論壓力大到空前,但還是要把壓力變為動力。這就又得從2012年說起,齊新章到西寧野生動物園工作后,就開始創建新媒體賬號,目的就是引入外部監督來推動發展。就像把雪豹救護的信息每天公開出來,當有人提出合理化建議時,需要朝著那個方向努力。

               齊新章說:“只有我們自己做得越來越好,質疑的聲音也就越來越少?!辈稍L過程中,很多人都會和齊新章同框合影?!熬W紅園長”的背后是付出的很多艱辛和努力,就像他們救助“凌雪”一樣。

             “凌雪”是一只遭遇車禍而導致后腿骨折的老年雌性雪豹,第一次為其做骨頭復位手術,這也是國內首次為雪豹進行的骨頭復位手術,因經驗不足又加之后期護理不到位,所以在玩耍的過程中不幸導致二次骨折。

               當時,他們第一時間在網上發布《“凌雪”的腿又斷了,我們需要大家的意見和幫助》,公開承認這件事后,令他們欣慰的是所有的“網聲”都是鼓勵安慰和幫助,最后征集到了15個國家70多位相關領域專家的意見建議,而且大家的意見基本統一。

               2018年2月,“凌雪”被送往千里之外的北京醫治,消息在網上一度走紅?;貋砗?,“凌雪”因為年齡較大,骨骼生長緩慢,導致骨折處長不結實,所以帶著鋼板生活了幾年后自然死亡了。

               從2017年10月開始著手雪豹救護工作以來,齊新章就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了進去,甚至孩子生病在醫院輸液時哭著要爸爸陪時,他隔著手機屏幕告訴孩子你還有其他家人,但是雪豹沒有其他家人,他說其實對家人虧欠了太多。說到這里時,齊新章的內心可能五味雜陳,但更可貴的是,在他這里雪豹像人類一樣被關愛。

        QQ圖片20240408062324

        越來越多的公眾加入到保護行列

             早些年他們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知名度和影響力不高,很多時候齊新章都在思考:如何擴大知名度和影響力?之后,他借助網絡打造“明星”,通過雪豹的故事讓越來越多的人去了解關心,進而開始參與物種保護,甚至從一個擴展到另一種或多個物種,這對青藏高原本土物種保護都有非常寶貴的意義。

              如今,雪豹“凌不服”的知名度也一度走高,這只雪豹于2022年12月2日被送來時,面部嚴重感染,且牙齒也磨損嚴重,鑒于病情對它進行了面部整形手術和牙科的根管治療,這在國內均屬首例。還有“凌夏”,是2021年5月在青海湖畔救護的一只幼年雌性雪豹,在救護回來體檢時發現它患有心臟病主動脈瓣存在輕度反流,所以無法放歸野外而留了下來。

        說起雪豹“凌蟄”,想必很多人的腦海中一定有著深刻的印象。2021年3月,這只雪豹在海北藏族自治州門源回族自治縣境內被救護,幾天后“凌蟄”被成功放歸野外。首次給雪豹佩戴衛星定位項圈、首次讓救護雪豹實現放歸,創造了系統救護與個體科研監測相結合的經典教科書式案例,填補了領域空白。

              如今再看他們的救護工作,齊新章認為多年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認可,而一次次救護工作的累積,也在國內野生動物救護中開啟了先河。根據工作經驗,齊新章在網上發表的《如何放歸一只雪豹》《如何放歸一只小猞猁》等,將野生動物救護過程能說得清清楚楚,可以指導相關物種的救護,為其工作開展奠定了基礎。

               齊新章通過新媒體平臺的運營,不僅讓雪豹、猞猁、荒漠貓、兔猻、高山禿鷲等青藏高原本土珍稀物種有了名氣,也“盤活”了曾經不知名的西寧野生動物園,越來越多的人來這里打卡,也讓科普教育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以荒漠貓為例,齊新章說,2021年之前很多人都不認識甚至沒聽說過荒漠貓,但隨著一只救護荒漠貓在網上“走紅”,加之荒漠貓從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升級為一級保護動物,荒漠貓同框的照片亮相全國兩會等諸多條件的“加持”,荒漠貓救護數量有了明顯變化。就像齊新章所言:“很開心,數量的增加說明老百姓開始認識、了解、關注野生動物救護,其中有一部分個體成功回歸野外,形成了救護閉環,這些年的宣傳也就有了意義?!?/p>

                每一次探索都有進步,在齊新章與雪豹有關的日子里,不僅創造了一次次國內甚至世界首例的奇跡,回過頭再看這些年的一幕幕經歷,他給自己給出的評價是覺得自己還算及格,讓青藏高原本土物種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不斷提升的目的達到了,接下來還需要做一些實打實的事情,自身能力建設和水平提升就是下一個核心內容。

               采訪到最后,齊新章坦言,目前自己的崗位有了新的變動,雖然不在西寧野生動物園工作了,但還是會把野生動物保護宣傳教育納入自己的工作范疇,對于野生動物保護工作也將通過其他形式繼續。

        QQ圖片20240408062332

        QQ圖片20240408062340

         
        編輯 : ??????????????????
        女人久久WWW免费人成看片,亚洲狠狠婷婷综合久久APP,试看120秒很黄很爽动态图,男女多P混交群体交乱